益智果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南方冰冻大考多地上演电煤抢夺战【资讯】

时间:2023-01-16 来源网站:益智果财经网

南方冰冻大考 多地上演电煤抢夺战

南方冰冻大考 多地上演电煤抢夺战 更新时间:2011-1-9 9:01:50   1月7日凌晨,京珠高速广东韶关段再次降下冻雨。南方低温冻雨的范围还在扩大,灾情可能升级。  “树木、竹子都压断了,再大一点就和2008年的雪灾差不多了。”贵州遵义凤冈的钱童元旦假期外出旅游,遭遇忽然来袭的冰冻天气,公路不通导致他被困湖南怀化三天。  所幸的是1月2日开始的停电,终于在4日恢复供电,“水还没有供上。”辗转回到遵义的钱童说。  从1月1日冰冻天气开始,贵州省政府不断调整预警,从黄色预警到橙色预警,较严重的地区发布了冰冻路面红色预警。冰冻灾害严重的湖南、重庆、广西等南方各省也纷纷成立应急小组,严阵以待应对冰冻灾害带来的交通运输、电力供应、物价上涨等一系列问题。  各省政府如临大敌,以避免出现2008年南方雪灾地方政府应急“仓皇失措”的尴尬局面。除了保交通运输,电煤难求而又要力保电力供应,更加让地方政府头疼。  “各产煤大省为自保,禁止电煤外运。电煤需求较大的湖南、江西、广西等,可能遭遇电力供应难题。”湖南一家火力发电厂的内部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称,这家电厂已经派出多路人马到各省“抢煤”,但收获不多。湖南电煤库存只有去年同期的一半,能源供给拉响警报。  政府应对突发自然灾害的能力,集中体现了执政能力。路到底封不封?可能的断电、断水会引发什么效应?南方多个省市多级政府面临大考。  冻雨范围扩大  1月2日,钱童困在了湖南怀化通往贵州的320国道上。“堵住的车流有十多公里长,时间非常难熬。”他说。  此前一天开始的冰冻,袭卷了贵州、湖南、广西、重庆等地,灾情最先出现在各省市的大动脉高速公路上。最严重的贵州此后封闭了省内所有的高速公路;湖南有14条省国道多处中断通行;重庆发往湖南、贵州的客运全部停运。  钱童在连绵的车龙中度过了新年的第二天。这一天贵新高速公路封路后,滞留广西南丹的车辆就达到1500辆。湖南尽管未封路,但糟糕的路况让多条高速公路上出现堵塞的长龙。  电网、供水等公共设施也开始遭受严重考验。1月2日,贵州遵义的多个县因为冰冻压断输电线,导致大面积45个乡镇停电。贵州电网110千伏及以上覆冰线路共计247条,湖南35千伏以上线路共有118条出现覆冰现象。  南方电网启动“雨雪冰冻灾害Ⅰ级预警”。如果覆冰继续增厚,带来的将是像2008年雪灾一样大面积的高压输电线压断等设施损坏,继而出现铁路运输停滞、城市和工厂停止运转等一系列严重后果。  城市供水开始被冰冻天气破坏,裸露在外的水管、水表被冻裂,湖南会同、重庆、贵州遵义等多个县市停水。断水的日子不好过,超市里的桶装水非常畅销。  从4日开始,贵州的高速公路逐步开通,一些停电的地区也大部分恢复了通电。但是各省市政府心口的石头并没有落下。中央气象台在当日称,未来10天南方都以阴雨雪天为主,气温持续偏低,冻雨范围扩大。贵州、湖南、重庆、四川、广西、江西和广东等部分地区还将出现冻雨,新一轮降温和冻雨仍将出现。  截至5日,湖南、贵州、江西、重庆、四川五省共造成383.3万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已经达13.5亿元。这是继2008年之后,南方省市遭遇到的最大的冰冻灾害。  考验政府应急能力  1月4日,本报记者在湖南、贵州、广西各省区的政府网站上看到,第一条政府领导活动信息无一例外的是:“应对冰冻灾害。”  新年的前4天,贵州省政府网站上则连续挂出了7条政府应对冰冻的消息。从预警级别变更,到省委书记、省长多次讲话,组织应急小组。贵州省几乎进入了“临战”状态。  多个地区的公安部门、公路管理部门、供水、供电、供气、物价调控部门都被统一调动,进入24小时轮班期。  湖南南部的郴州尽管没有采取封路,却也已经进入了“战备”状态。一位政府官员对本报记者表示:“不只是相关部门,还动员了很多其他政府部门人员参与救灾。”  郴州当地人对2008年南方雪灾记忆犹新,当年,大雪与冰冻让京广铁路和京珠高速郴州段全线瘫痪,中国的南北大动脉被切断,全国南来和北往的旅客都堵在了郴州。郴州也成为一座黑暗的孤城,道路和通信被切断,没有电,没有水,超市的食物被抢购一空,蜡烛卖到了5块钱一根。郴州成为2008年南方雪灾中最受关注的地方。  “准备不足,冰冻来临时各个部门都没有想到要应急处理,到不可收拾时已经慌作一团。”上述官员回忆当时的情景说,“现在,很多政府相关部门官员对于大雪冰冻都很重视,也有了一定的经验。”  事实上,2008年面对百年一遇的雪灾,不只是郴州,南方受灾的各地政府都没有准备好,很快都陷入被动的抢救当中。在灾难面前,地方政府的事后抢救变得力不从心,应对显得狼狈不堪。  在众多失误中,其中各省市缺少配合和协调被认为最严重,当时道路能通行的广东没有有效限制北上的车辆和旅客,而湖北和湖南,最初也没有控制南下旅客流量,各市各省都是各干各的,结果大量车辆、旅客到郴州就成了淤积点。  难以理解的是,今年的冰冻救灾中,地方政府部门似乎并没有吸取这一教训,湖南、广西和贵州边界各市缺少协调,就导致了数条公路堵上十多公里长的车辆。贵州全境高速公路封路时,交界的广西和湖南却仍然有不少车辆前往贵州。  缺少沟通和协调机制的地方政府眼看要失控。1月3日,不得不由公安部紧急介入,启动应急处置机制,全力疏导贵州、广西、湖南冻雨道路交通。公安部派出的工作组扮演了组织协调的角色,指导贵州、广西、湖南交通管理和疏导工作。  一天之后,交通运输部也开始介入,要求贵州、湖南、广西三省区交通运输部门坚持“局部受阻、全网管控,远程分流、近处疏导,整合资源、发挥优势”原则,尽最大的努力用最短的时间抢通受阻路段,直指地方各顾各单独抗灾,缺少协同“作战”,导致效果不理想。  采用不同的应急手段,产生的效果截然不同。在钱童看来,湖南西南部和贵州遭受的冰冻几乎一样严重,但两省的应对措施却不一样。贵州采取了简单的应对方式,2日起高速公路开始全境封路,致使数千人被困公路,数万人被困车站。而湖南高层直接指示,公路中断就除冰、抢修,不到万不得已不得封路。  此后两天,湖南的交通状况好于贵州,应灾状况也好于贵州。面对这种情况,公安部指示不能简单封闭高速公路应对冻雨。贵州开始逐步放开高速公路,采取疏导和紧急路段监控抢修、除冰的方式,让车辆缓行。  多地上演电煤抢夺  另一方面,地方政府正在为冰封下保证电力供应而头疼,如果灾情继续恶化,电煤供给不可控性可能导致政府无法应急。  雨雪天气、气温持续偏低导致用电量激增,保证电力供应也成为各省政府要在冬天打响的持久战。而冰冻灾害可能造成的交通运输中断,会进一步导致电煤供给链中断,是压在主政者心里的石头。  新年降下的大雪,让江西统调用电负荷已经连续3次创出历史新高。截至1月4日,江西电网最大用电负荷达到1202万千瓦。而当前江西电网全网最大供电能力约为1210万千瓦,高峰时期备用容量不足。  江西电力调度中心称,将有可能按照相关预案执行错峰、避峰有序用电措施。因为供应不足,江西可能实行限电。  湖南的情况也不乐观,和江西一样,因为冬天用电主要依靠火力发电,电煤不能自足的湖南和江西等都面临储备不足的问题,储备都只有200万吨,而湖南去年同期电煤库存则达到380万至390万吨。  大唐电力公司湖南分公司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虽然一个月前公司已经派出多路人马去外省要煤,而且已经不计成本,但收效不大。占湖南统调火电56.3%的大唐集团湖南分公司辛苦了一个月,库存只增加了几万吨。  “有钱买不到煤”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国家产业调整和煤矿整顿致使一些产煤大省产量大减。“业内估计,河南产量减少六成,最大的产煤企业也减少了一半。”河南一家煤炭企业的内部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说。而冰冻天气致使南方产煤大省也需求量大增,根本没有剩余电煤供应临近省。  河南在2010年11月时就开始“严禁煤炭外运”;南方产煤大省贵州也阻断了供煤渠道,1月3日,贵州的一位副省长再次强调:“严禁煤炭外流,增加应急电煤储备。”2008年雪灾,贵州曾出现过12座大型电厂缺煤停运,大面积断电的状况。  湖南的电煤曾经主要依靠河南,“即使他们来要煤,也要不到多少。”河南上述煤炭企业人士说。此外,还有江西、安徽、湖北等多个周边省都眼巴巴地紧盯着电煤。  已经有南方一些电厂电煤库存降到警戒线以下,而冻雨范围还在持续扩大,缺煤的地方政府可能面临缺电,而限电可能使得灾害天气雪上加霜。相关文章:酒业板块:周阴显示风险因素增加酒业板块:周阴显示风险因素增加酒业板块:周阴显示风险因素增加酒业板块:周阴显示风险因素增加冻雨推升各地蔬菜价格地方政府再出限价令“冰”临城下上市公司处变不惊国窖1573拟缩量保价部分有色金属企业“复工”艰难中石油积极应对确保贵州凝冻期间油品供应南方冰冻拷问电企煤运

恒温花洒

书桌这样一放,旺运又旺财

卫生间防水正确处理方法

三室两厅装修